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文艺作品

                乔姣:陕北拌汤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 2019-05-27   点击量:571次, 作者:乔姣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将新鲜西红柿、青椒、小葱洗干净、西红柿切块,等锅开后煮进去,就可以开始拌疙瘩。先把面粉放碗里,然后把水龙头放开一点,最后滴点就可以了,拌疙瘩看似简单,却有着不少“学问”,比如在水开始滴的时候,就要不停的搅拌,一直到没有干面粉为止。把疙瘩放入锅内后,更要不停的搅动,再放入盐和青椒。等锅开后,打入鸡蛋,待滚开后再把盐、鸡精、小葱放上即可。盛出后,放入芝麻盐、醋。就可以开吃喽!


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人,从小就吃着拌汤长大,这只是陕北拌汤的其中一种做法,而我最喜欢的其实是大妈给我做的米拌汤。做法和普通的拌汤类似,把淹好的沙盖切成小段、再放点土豆条、豆腐条、西红柿在锅里提前做成像臊子一样备用,要注意的是,需要专门捞一点捞饭来做,实在没有的话剩下的米饭也可以做。但是,必须记得要到开水锅里回热,捞起来,沥干水,然后凉一下,才能放上面粉。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大妈为我做米拌汤,只见老人先用筷子把米和面拌起来,再娴熟的晃动一下,米和面挂在一起白白的好似珍珠一般。这时,在早已备好的臊子里加水,锅开后,下入裹着面粉的大米。煮上几分钟,出锅时撒入葱花,一碗香喷喷且充满爱意的陕北拌汤就做好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身体不好,总是发烧感冒,大妈就会在厨房里给我做米拌汤。不需要吃药或者打点滴,只要是热热的喝上那么一大碗,头上汗珠就像下小雨似的不停的往下流。吃完拌汤,再盖上厚厚的棉被睡上一觉,身上的病就好了一大半。


                我从满月后,因母亲工作的缘故没有办法继续留在父母的身边,就这样被寄养在大妈家,直到我长到5岁我的父母才接我回到自己的家。在我的人生轨迹里,在大爸大妈家生活有那几年,是我最幸福的时光。老两口有两个儿子,都在煤矿工作,陕北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比较严重,但是相比之下,大爸大妈总是疼爱我这个“幼女”多一些。那时我很小,喜欢跟着大爸大妈上街上“串串”,每次都会有所“收获”。还记得,有一次我发烧39度多,一直高烧不退,急坏了老两口。他们连夜抱起我跑到医院找大夫看病,一晚上都没合眼,一会给我喂水,一会给我凉敷,忙的不可开交。在我的记忆里,他们总是这样默默的为我付出着。


                他们老两口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呵护照顾,直到现在我依然心存感激。工作结婚已后,我变的越来越忙碌,每天的时间被工作和孩子占据。细算一下,有时我光忙着过自己的小日子,和他们见面的时间是少之又少,也有已经十几年没有和大妈大爸在一起逛街了,更别说是照顾他们老两口,给他们做顿饭。每次想到这些,我心里都惭愧至极。


                这件事渐渐成了我心底的一个疙瘩,在我日复一日的忙碌中被遗忘,又在每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遛进我的脑海。终于在今年过年的时候,我和大妈大爸再度相聚,只不过他们比我想象中更老了一些,我本以为再度见面我们会有说不完的话,我都不敢直视大妈的眼睛,她的眼眶发红,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。


                大妈问我想吃什么,我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“拌汤”,大妈笑着说:“大过年的就吃个“拌汤”。立刻起身到厨房去做。看着大妈佝偻的背和蹒跚的步伐,我忍不住追上前,像儿时看她做米拌汤一样驻足在她的身边。大妈的动作还是那么娴熟,看她熟练地搅拌着碗里的米和面,时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般。做好之后,盛好碗中,我早已等不及端回桌旁,也顾不得形象就拿起勺子吃起了我心心念念的米拌汤。


                那种熟悉的味道一下子涌上心头,带着滚烫的热气,就像小时候这样,大口大口地吃着,大妈坐在对面叮嘱我“慢点”。我忍不住抬起头,果然看到在氤氲的水汽中,大妈正含着笑看我,就像在看一个五六岁贪吃的孩子。(乔姣
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陈佳荣:我心中的红色 下一篇:强艳雄:柠条塔的夏天